上党骄子 ——记作家、货币研究学者田秋平

2018-05-10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编辑:路璐

 W020180507534994451666田秋平.jpg

  2017年12月2日,中国金融文联年会和中国金融作协二届二次理事会在北京银龙苑宾馆召开。会议期间,长治银行研究院田秋平所著的《海外潞商》荣获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的报告文学奖。《海外潞商》以纪实文学的表现手法,记录了历史上山西晋商的先头商队潞州商人巧借茶马古道,将潞瓷,潞铁,潞绸,潞麻,潞人参等商品贸易和销往到世界各地特别是欧洲各国的开拓史,创业史,发展史,商业史。

  说起田秋平,很多年前,我就与他相识了。那时我在《金融时报》的文化周刊工作,他则在山西一家地方银行基层支行工作。那时候我常常处理田秋平寄来的稿件,一来二往,我们便有了信件往来和文墨交情,虽然很多年后我们才相见,但早已是相知相熟、未曾见面的老朋友了。

  田秋平身处人杰地灵、历史文化都很厚重的长治。长治历史悠久,其商为黎国,韩建别都,秦置上党郡,北周名潞州,明为潞安府。久远的历史,广博的文化积淀以及田秋平的收藏爱好造就了他的研究方向,我对他长期以来,发掘和研究上党地区的经济、文化,尤其是在“货币的演变”方面之爱好、行动之勤奋、研究之刻苦,是令我非常钦佩的。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田秋平将自己几十年的积淀,喷薄而出,几年间,他先后出版了《晋冀鲁豫边区货币史》、《纸币初始晋东南》、《天下潞商》、《战争货币》,以及刚刚获得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海外潞商》等专著,在业界获得广为好评。

  田秋平,在做完做好自己银行本职工作之余,将中国的货币文化研究同样做得如此“像模像样”,这期间,他所付出的艰辛和汗水,作为十几年的朋友,我也是有所了解和知道个七七八八的。

  收藏+执着=收获

  2013年11月15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内,第十届中国科学家论坛正在这里隆重举行。论坛由著名科学家、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光召院士担任主席,来自全国各地各行业的科学家、专家和学者千余人参加会议和学术交流,在这届大会上,田秋平提交的论著《战争货币》获得了本届科学家论坛优秀成果一等奖。

  在许多人看来,能获得如此殊荣的田秋平一定是一位专业从事金融和商业文化研究的学者。但实际上,他真正的身份只是一名普通的银行职员,研究和写作都是他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完成的。田秋平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发表作品,在已出版的众多专著和编著中,《晋冀鲁豫边区货币史》(中国金融出版社)1998年获中国钱币学术最高奖“金泉奖”;《纸币初始晋东南》出版后,日本东方书店设立日文网页、世界最大搜索引擎Google和《日本新华侨报》推荐宣传,发行海外;《天下潞商》2009年获首届“紫禁城杯”全国文化遗产十佳优秀图书奖,等等。

  田秋平众多成就获得的源泉在哪里呢?肇始于他的收藏。田秋平起初只是有意或无意地收藏了一些东西,但他并没有止于收藏,而是慧眼独具,从藏品中发现了某些有价值的线索后,沿着线索再去追索另一些与之有关的藏品及藏品背后的故事,并实地考查、取证,再结合藏品研究、思考,从而成就了今天的成就。

  据我所知,近年田秋平对与长治相关联的历代铁钱、纸币和明清时期晋商票号、钱庄、银号票帖及根据地货币尤其关注,每次他来京,我都会陪他去国家博物馆、钱币博物馆,或者一起去琉璃厂、潘家园、报国寺等收藏品市场转转,而且他都会在思想上实物上有所斩获。田秋平不仅重收藏,而且更重于思考研究藏品,且多有建树。如“中国纸币最早初始于唐朝且肇始地在晋东南”的理论观点、“汉唐时期朝廷在潞州设立铸币作坊”遗址的发现和考证、“欧阳修上党铁钱的铸币理论”探究、“清朝户部官票画押为‘永远通用’”四字理论的研究和提出,以及长治解放区印刷的第一版人民币整版试机票样的发现等,都在货币收藏界和学术界引发了极大关注和反响。

  有人曾不解地问田秋平:“为什么这么多好东西都让你发现了?”

  田秋平答:“也许是我的艰辛、执着和付出感动了上苍,因为,幸运总会眷顾勤奋和善于思考的人。”

  数十年来,为了获得第一手资料,田秋平从上党大地的城市、乡村,到北京、景德镇、佛山,甚至很多不为人所知的山庄窝铺,都留下了他奔波的足迹。他的研究始终都是围绕着上党这个区域而进行的,从社会历史、政治、经济等多个方面,深入挖掘上党地区的经济文化精髓。这其中,他对上党钱币的收藏与研究曾引起藏界的极大关注。他认为,上党地区历代各式各样的钱币本身就是一部当时社会的百科全书,对钱币的材质、设计、工艺等逐一进行考证,就有可能发掘出新的东西,钱币研究有助于地方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呕心沥血的银行人

  田秋平不是一工作就在银行部门的,能够进入银行工作,还得益于他的收藏。田秋平起初在当地一家纺织厂从事纺织图案设计,后因古钱币的收藏和地方史料专业写作的爱好又在长治博物馆文物研究室工作,这期间由于田秋平对钱币收藏及研究写作的特长,在当地媒体不断有钱币研究文章的发表,1992年至1996年被借调到人民银行长治分行金融编辑部工作。4年间,他独自完成了《晋冀鲁豫边区货币史》一书资料的收集与写作,在当时的金融编辑部,能胜任货币史执笔工作的只有田秋平一人。

  一部晋冀鲁豫边区根据地货币史的编写,需要收集并整理大量的历史资料和钱币实物资料,田秋平没有助手,专业性极强又及为枯燥的史料整编工作全靠他一个人。为了赶进度,他时常起早贪黑,为了考究史实,他埋头扎入资料堆,一扎就是一整天。

  压力重、工作量大,长时间的高强度工作终于让他的身体吃不消了。1995年1月1日这天,田秋平感觉右腹疼痛,坚持了3天后,被送到医院,经检查确诊为阑尾穿孔,伤口已化脓,必须手术。手术后需要一段时间静养,而金融编辑部“尽快完成书稿”的期待,使躺在病床上的田秋平心急如焚,术后没几天他就又投入到了货币史的编写工作中。

  半年后的1995年6月,在成稿后的第五次、第六次审稿过程中,身体虚弱又加之多日的加班加点,病魔再一次向他袭来,田秋平扁桃体严重发炎,眼看交稿的时间临近了,着急上火的他导致扁桃体发炎更加厉害,几乎封喉,必须立即手术,田秋平再次住进了医院。不料,在手术的一周后,伤口又感染大出血了,并导致田秋平失血性休克。抢救室里,急救他的主治医生为了止血,用20多个冰棍在他的喉部不间断外敷的同时,将蘸满止血药水的大块棉团塞进他的喉咙里,一阵阵灼热的刺痛感,如同一把熊熊烈火在喉部燃烧,那种极端钻心疼痛的感觉让他永生难忘,至今回忆起来,仍心有余悸。田秋平表情复杂地说:“为了这部书,我险些把命给搭进去了!”

  为“抗币”鼓与呼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十余年战争期间,在晋东南根据地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孕育、诞生了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时货币——根据地货币。在那炮火纷飞的年代,发生在晋东南根据地的货币战争是异常激烈的。

  作为中国钱币学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协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的田秋平,从小身处太行腹地,深深热爱自己的家乡故土,痴迷三晋地域文化,研究商业经济、货币文化历史。2012年出版的《战争货币》,就是他几十年收藏根据地货币实物和资料研究的功力之作,书中200余幅货币实物图片和近30万字的文字史料,佐证了抗战时期金融货币的历史功绩。

  “战争不但是军事的政治的竞赛,还是经济的竞赛。”经济竞赛中,货币战争尤为重要,对晋东南根据地八路军领导下的金融货币经济的历史,田秋平挖掘深、研究透、观点新。田秋平为找到晋东南根据地最早的抗日货币“上党银号”的实物和资料依据,酷热暑天,骑一辆自行车与大学的同学一起去到沁县郭村的老乡家中,进行社会调查,征集资料,在那山沟沟里一驻就是六七天。一次,在平顺县城关村,为得到十余张冀南银行钞票,他竟然将自己骑的自行车留给村里的老乡,换回手中的是早已经成为“废纸”的抗日货币。为确定“上党银号”发行时间问题,他还与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周世敏所长等,一同到中南海,向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薄一波、李宝华、戎子和等核实根据地的抗战货币史料,最终为写作《战争货币》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战争货币》中的“彭德怀口谕批准救国券”、“薄一波筹办上党银号”、“邓小平与抗日银行”、“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军用流通券的诞生”、“人民币在太行山的足迹”、“董必武与人民币”、“国民党法币与日伪币的战争”等篇章大多是根据地货币史实记录的首次披露,鲜为读者所知。

  从《战争货币》读者可以了解到,在那腥风血雨的战争年代,正义的、掌握在根据地军民手中的抗日货币与非正义的、入侵者的日伪货币展开了血与火、胜与败、生与死的激烈较量,双方斗智斗勇,一枚枚人民的货币,恰似投向敌人的一发发“炮弹”,一次次使得敌人阵营里的货币经济堡垒被根据地强有力的货币摧毁,沉重打击了敌人利用货币对根据地物资掠夺的阴谋,缩小了敌伪货币的市场,大大强化了根据地货币对经济建设的有力保障。最终,抗日的货币战胜敌伪货币,人民的货币走向各根据地的大统一、大发展、大繁荣,走向新中国人民币的诞生。

  一枚货币一段历史,一枚钱币一段红色记忆,作者书中收藏的那些货币实物经过战火的洗礼,目前来讲已是寥若晨星的孤品,弥足珍贵,十分难见难得。

  《天下潞商》为潞商正名

  在田秋平众多著作中,有一本书不能不提,那就是田秋平集30年不懈追求,汇集66个章节,于2009年由三晋出版社出版的《天下潞商》。

  潞商是指古代潞州(今长治市)借经营盐铁、丝绸等物资起家的商人,在地区性贸易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其实,即便是生活在长治多年的人对“潞商”这个概念也非常陌生。人们一提起山西,想到的就是乔家大院、常家大院,而不知长治的“申家二十四院”、张家孟家花园;一提到晋商,想到的是晋中商人,而不知道曾经活跃着足以令今人骄傲的潞商。这些晋东南商人,即潞商,在中国商业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田秋平经过数十年的积淀,通过一个个有力的新发现,用一篇篇鲜活的文字一点点还原了这些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人物,勾勒出一部宏大的潞商活动画卷。

  田秋平告诉我,他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着手创作上党地域经济文化散文集《天下潞商》的。30余年间,他以踏破铁鞋的执着,走访的乡间村落、山庄农家足有190余处,尤其在双休节假日,更是田秋平工作之余“自选动作”尽情施展的日子,或乘坐大巴车,或足踏自行车,奔波在乡村农家,与老农促膝长谈,与村民结交朋友;为了探明潞商和景德镇、客家文化的渊源,他两次奔赴江西,寻找资料、实地探访;这里,田秋平特别向我说起一件当年长治张家花园的拆除事件,那件事曾让他痛心不已:那年,潞商代表性遗迹张家花园要被拆除,种种原因,使得明朝潞商的代表性民宅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他痛心疾首,借助当地媒体等多方奔走呼吁,但张家花园最终还是未能保护下来。事后他听说在拆除张家花园的残墙断壁中发现过两张张家当初丝质广告黄页,田秋平便多方打探、东奔西跑的追寻,最终寻回了这件上党潞绸实物,让他如获至宝。如今,这两张珍贵的潞商史料静静地躺在田秋平为它们精心装裱的相框中。他说:“我不敢想象,如果当初没有找到,这些东西也许早已灰飞烟灭,文化如果失去了这些实物载体,损失是不可估量的,研究潞绸也就成了空穴来风,没有了依据。”正因为田秋平这样一点点的积累,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天下潞商》。

  文化是血脉。《天下潞商》在挖掘经济发展规律的同时,把地域文化、地方文史的研究与全省、全国的大经济、大文化背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恰当妥帖地对地域文明进行了定位。几百年来,潞商从上党走出,足迹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生意一直做到了天子脚下,“收获了朝廷授予的莫大荣誉,皇帝御赐的资本与潞商的银两形成了强大的经商冲击力,反过来进一步刺激、推动了潞安的副业发展”。

  目前在山西当地,《天下潞商》已经形成文化产业链:如投资千万元的“天下潞商”文化景观广场对外开放,立体的展示了古代商人文化的精神风貌,成为当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天下潞商》为产品口号的“晋道酒”成为生产基地;潞商联合会出版发行的大型商业文化期刊《天下潞商》杂志,与《天下潞商》著作遥相呼应。潞商精神,已成为当地政府振兴文化经济的倡导,对宣传区域商业文化、传播文化信息、振兴区域经济都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意外发现成就一本书

  2014年,由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的纪实文学 《毛泽东秘书在长治》是田秋平收藏中的一个意外收获。1996年在进行一次实地考证时,田秋平到了晋东南长治县,他从小宋村李姓农户旧宅老屋二层小阁楼上沉寂多年的故纸堆里偶然发现一本中央工作组调查笔记本——《中央工作组调查情况笔记》。该笔记记述了1961年中央工作组在晋东南长治县高河人民公社小宋大队进行调查研究的信息,经确认,工作组是由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亲自带队的。这一线索引发了田秋平的浓厚兴趣,随后,他翻阅了这一时期大量的党史、地方史、文献档案等相关史料,并通过实地调查取证获得了诸多第一手资料,为该书的写作和出版打下了基础。

  田秋平告诉我,从他发现《中央工作组调查情况笔记》到成书,前后经历了十多年的资料素材收集、整理,先后采访数十名当事人,为了能够核实一些史料的准确性,他还数次进京,到国家图书馆、首都图书馆等地查找核实,并探访田家英的亲属,将书稿奉上请与指正,才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

  其实,田秋平的《毛泽东秘书在长治》中心内容也没有离开他长期追求和探寻的“地域农业经济文化”这一大课题。书中紧紧围绕毛泽东秘书田家英深入农村、深入基层、深入百姓,与农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的工作作风,如何就全国广大农村“基本核算单位落脚点”而展开的农村经济问题的深入调查。

  货币文化传美名

  有耕耘就有收获。田秋平的《纸币初始晋东南》出版后,在国内钱币界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在国际上也引起了多方关注。该书不仅被日本国会图书馆、京都大学图书馆收藏,并在其官网上制作专页推介宣传;而《天下潞商》更被美国国会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收藏,同时在其官网专页发布。

  2010年8月11日,从大洋彼岸的美国传来消息:“田秋平先生的专著《天下潞商》被哈佛大学图书馆收藏。”哈佛大学拥有世界上最古老、规模最大的图书馆,图书选择入馆有很高的标准,对于任何一位作者来说,作品能为之收藏,无疑是一份巨大的荣耀。

  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执行主席、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米什金2010年写就的《货币银行学》已在全球发行数百万册。其在该书发行的第九版第九章“金融机构发展史”中,将田秋平在2007年出版的《纸币初始晋东南》一书中的“北宋时期交子出潞州”的学术观点进行了认可,并在其新版《货币银行学》一书中图文并茂地引用和诠释,这在以往的中国货币研究领域是没有过的。

  潞州交子这枚印版,上世纪30年代在山西被发现后,1935年流落到了日本,被“田中清岳堂”收藏,同时写入《东亚钱志》向全球披露,之后,在钱币界和货币史研究领域,皆被误判为“四川交子”。田秋平在查阅了大量史籍资料并经过艰难考证后,独具慧眼,毅然认定该版实际为北宋时期朝廷在河东潞州的纸币印版,即潞州交子。

  如今,美国国会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日本国会图书馆、日本京都大学图书馆、香港大学图书馆、台湾中央研究院等,许多国内外有影响的图书馆和相关研究部门的官方网站都曾推荐宣传田秋平的商业货币文化观点。特别是哈佛大学图书馆在选藏《天下潞商》后,对田秋平的其他相关论著研究的关注范围不断扩展,访问者只要进入哈佛大学图书馆的官方网站,搜索田秋平的专页,数百上千条相关他及潞商研究的信息“尽在眼前”。可以说,田秋平是一位让货币文化闻天下的银行人。

  生活中的“普通”名人

  在长治搞收藏的人,没有不知道田秋平的,他已是那里的名人,在全国钱币界也名气日盛。在生活中,朋友们私下给他起了很多绰号,如“上党一支笔”“长治地域文化的活字典”“潞商文化的活地图”“文玩杂货铺的保管员”等等。说到这里,田秋平笑了,他说最喜欢别人称呼他为“杂货铺的保管员”,他觉得用这个称呼来形容他这些年做过的事情很恰当。

  田秋平有句口头禅,总喜欢说“不忙、不忙。”其实他是对朋友这样说的,为了不让朋友紧张,他对自己要求是很急的,不然他几年间如何做出这么多的“巨著”!

  对于文化研究,田秋平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说,生养他的长治地区,自古即有“上党”之称,是人类最早诞生和活动地之一,其厚重的文化底蕴吸引着他,让他沉醉其中。众多的历史文献、古籍以及钱币等文物为他的收藏和研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执着于上党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有一次我去长治采访,也特别去了他书斋。当我问起他怎样做到银行工作和钱币收藏、文化研究三不误时,他笑称自己对此有一个原则:“‘工作之内做好规定动作,工作之外做好自选动作’,坚持原则,游刃有余,三者就不会相互冲突了。”

  专注于上党文化研究、热衷上党文物的保护和收藏,不仅丰富了田秋平的生活,更是他获得乐趣和享受生活的特殊过程。田秋平总结多年的研究时说,不论谈他的研究还是藏品,始终绕不开上党地域文化这个圈子——因为本土文化才是他的至爱,更是他立足的根基。

W020180507534995035757tian.jpg

  田秋平档案

  目前供职长治银行研究院。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金融作协理事、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钱币学会专家库成员、纸币专委会委员。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主要作品有《毛泽东秘书在长治》、《晋冀鲁豫边区货币史》、《纸币初始晋东南》、《天下潞商》、《海外潞商》、《战争货币》、《物产寻宝》、《山西潞绸史话》等八部。先后在三十余家报刊发表文章约300万字。

  他的作品曾获首届“紫禁城杯”全国文化遗产十佳优秀图书奖,首届中国金融文学奖,第三届金融文学奖,第十届中国科学家论坛优秀成果一等奖,第十一届“共和国脊梁杯”优秀文学作品金奖。

 

(作者:刘志良)

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90048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 晋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14103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