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沁源:一个英雄县的脱贫故事

2018-04-03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路璐

  《光明日报》4月3日第5版报道

 

640.webp (12).jpg 

山西省长治市,“印象沁源”采风活动中拍摄到的沁源花坡、草甸风光。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640.webp (13).jpg

图为沁源县委书记金所军(右三)在调研脱贫攻坚情况。资料图片

640.webp (14).jpg

图为法中乡村民在沁源农丰菇业有限公司大棚内修剪白灵菇。资料图片

  【今年过年时,从山西老家传来消息:我出生的山西省沁源县就要整体摘掉贫困的帽子了。当时我半信半疑。离开老家已经整整40年,当年家乡的确很穷,全县人均耕地仅为1.6亩,全是山地。全县13万人自己种的粮食不够自己吃,靠着国家救济熬日子。每遇到天灾人祸就会有整村整家的人成群结队,外出讨饭。

  这样一个远离城市的穷山沟到底靠着什么脱了贫?为了解开这个疑惑,在征得报社编辑部同意后,我回到家乡一探究竟。从大年初一到初十,我在沁源县采访了10天,14个乡镇全跑遍了,200多个村寨跑了大半。无论走到哪里,老百姓都会说起家乡的脱贫故事,无不让我感慨万千。从酸走到苦,再从苦中品到甜,只有听过、看过、经历过,才会知道沁源县10年脱贫路上的酸甜苦辣。】

  县委书记的成绩单

  山西省沁源县是个窝在山沟沟里的县城,占地不小,足有2549平方公里,离最近的长治市还有100公里。现在全县有16万人口,5座较大煤矿,老百姓大多靠种田过日子,少部分做煤炭生意或者外出打工。高山多、平地少,县里的绿化居全省之首,是全国的绿化先进县。

  离家40年,我回家的次数并不多。不过每次回去,都有新发现、新感想。第一次回家是30年前,那时候乡亲们大搞包产到户,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后来断断续续回去过几次,都是走马观花,没有太深的印象,感受最深的是10多年前的2005年8月,当时正赶上煤炭涨价,全县经济活跃,搞煤炭的人个个喜笑颜开。当时令我最感慨的是,由于这种单一经济模式的发展,搞煤炭的人很富,种田的人很穷,形成的贫富差距比较大。第三次回家是5年前,党的十八大召开后不久,大家伙儿开始谋划“共同富裕”。这次回家,看到这个16万人的县城真正脱贫了,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红火。

  沁源县虽小,却有着一段光辉的历史。1942年日军侵入沁源,百姓把水井填死、碾磨炸毁、粮食运走,躲到深山老林与日本人周旋。敌人饥寒交迫,被八路军全歼。

  “从前我们围困敌人,如今我们围困贫困。”在县委大楼,我见到了正月初一还在加班的县委书记金所军。他说,沁源县不愧是座英雄的城,从围困日本鬼子到围困贫困,沁源人民都没服过输。“这股毅力是这片土地的精气神儿,也是最大的人文特征。”

  说着,金所军向我亮出了一张脱贫成绩单:去年,县委将14个乡镇划分为南、中、北三个“战区”,把最优的资源调度到脱贫攻坚布局上。仅1年时间,全县就通过促进就业带动2782人脱贫,发展产业带动4014人脱贫,金融扶贫带动3276人脱贫,生态补偿带动1521人脱贫,社会保障兜底脱贫1030人。贫困群众在这一年全部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全县贫困发生率也降至0.05%。

  山旮旯里种出了金蛋蛋

  大年初三,我来到沁源县赤石桥乡段家坡底村的日光大棚里,只见一株株康乃馨含苞待放,长势正旺,村民杨宝成正忙着浇水施肥。见我到来,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笔账。“村里搞集体经济,我家承包了一个大棚,种了一万多株康乃馨,每株5角钱。我自己在大棚里打零工,一天50元,这样算下来,年收入至少有6000元。”

  唠完嗑,杨宝成邀请我到他家里吃午饭。他的家是两层土木结构,也就是老式的土坯房。楼上主要用于晾晒存放粮食,正堂外有一个院子,院墙用砖头砌就。沁源的居民楼大多如此。

  杨宝成家的午饭是4菜1汤1锅面,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这是一年中最丰盛的一顿饭。“我们这里地势不好,农业发展受限制,以前连饭都吃不上。”杨宝成感慨道,近几年,村里拨款扶持农业生产,村集体修建大棚,合作社经营管理,一分也不用我们掏,年底还有分红,比过去日子好太多咯。

  杨宝成只是沁源县老百姓通过产业脱贫的一个缩影。据了解,2017年以来,沁源县按照“一村一品一主体”的要求,以“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重点支持夏季草莓、高山蔬菜、黑山羊、食用菌等6大类307个产业扶贫项目发展。

  拜别了杨宝成一家,记者继续向大山深处迈进。一路上,一座座崭新的村卫生室让记者眼前一亮。“在沁源县所有贫困人口中,因病致贫人口占比超过35%,是致贫第一大主因。”沁源县副县长暴安宁介绍,近年来,沁源县实施健康扶贫“心贴心”服务工程,送医疗服务到基层,让全县1967名因病致贫的老百姓不出村就能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

  走进郭道镇康家庄村新建的标准化村卫生所,只见200平方米的诊室敞亮洁净,治疗室、观察室、药房三室分离,无菌柜、呼吸机、血糖仪等设备一应俱全,地板、墙壁干净整洁。“以前看病要去10里外的镇上,一来一回就是大半天,像我这样的双腿残疾的人根本吃不消。现在不出100米就能看病拿药,方便多了,健康也有了保障。”刚做完身体检查的村民任贵明说。

  28年前,任贵明患上了直性脊椎炎,由于家境贫困无力医治,导致病情加重,丧失劳动力。“多亏了县医院给我开了‘绿色通道’,直接安排我入住扶贫病房,县医院的骨科专家主刀治疗,不到3个月,我的病基本好了。”任贵明拄着双拐,拉着我的手满含热泪地说,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走路。

  手术成功的任贵明重获生活的希望,病好了,人也开朗了,整个脸上充满了阳光。“手术前后总费用共3.2万元,农合补偿、民政补偿和医院资助报了一大半,我自己只花了8000多元。”

  不仅是任贵明,沁源县的所有老百姓在医疗方面都获得了大大的实惠。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沁源县累计派出医疗专家2300余人次,入户诊疗7000余人次,并对贫困患者进行拨款救助,基本解决了贫困户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沁源的脱贫,带来的是整个农村结构全方位的变化。金所军说,沁源与其他贫困地区不同,必须看准方向,走自己的脱贫之路。归结起来就是,扬长不避短,黑色经济与绿色经济齐发展。

  针对管理松散、规模较小、产品单一的煤焦企业,县委领导班子从整治煤炭运销的黑市开刀,实施了“统一计划、统一价格、统一合同、统一发票、统一结算”的“五统一”全面经销管理机制,规范了煤炭市场和经济秩序,消除了安全隐患。

  有煤却不完全依靠煤,而是发展多元化产业,是沁源经济发展的主要思路。眼下沁源的森林覆盖率超过60%,县委领导瞄准了这一优势,充分利用煤炭积累的资金大力发展绿色产业,使得“绿色”随着“黑色”水涨船高。以特色农业发展为主调,通过“公司+贫困户”“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县里大力扶持沁丰薯业等骨干龙头企业,推进新康源、晋莲公司中药材加工、豆制品等农副产品加工项目,发展脱毒马铃薯、高山蔬菜、双孢菇等绿色产品,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

  发展绿色产业,带来的不仅是农民增收,还使沁源形成了又一条资源循环利用链:加工园区向养殖园提供有机饲料用于开发养殖业,种植园向养殖园提供绿色饲料,养殖园将粪料提供给种植园作为肥料,通过养殖业带动沼气建设。这种“加、种、养”相结合的立体式发展使得资源共享,副产品互用。

  “吏民归美贺郡守,不贪天功为己有。”古人说高风亮节者不可夺其志,金所军不就是这样一个人吗?有了这样的干部,和这些淳朴肯干的百姓,家乡如何能不脱贫,又何愁不富裕呢?

  脱贫路上的“拼命三郎”

  在沁源县赤石桥乡,我听说了这样一位“拼命三郎”,为了让老百姓脱贫摘帽,他不惜拿命来拼,他的名字叫李飞。2017年11月25日,连续两天两夜没合眼的乡党委书记李飞突发脑溢血,倒在了岗位上,把自己的人生永远定格在脱贫攻坚的路上。

  赤石桥乡姚壁村贫困户白虎龙告诉我,去年秋天,在李飞的帮助下,自家的新房终于盖好了。当时李飞说:“老白,家是好家,但还缺两件家具,我给你想办法。”如今,新家具已摆在新房,可他本人却再也来不了了。白虎龙说:“他是真把群众当亲人,关键时刻张得了口、伸得出手、交得了心。一看到这些家具,就想起李书记。”

  赤石桥乡是典型的贫困乡,全乡一共2000多户,其中有216户贫困户。李飞在这儿待了440多天,每家贫困户走访不下3次。赤石桥乡民政助理郑沁明告诉我:“李飞是宁可割自己的肉,也要省公家的米啊。”去年除夕夜,他逐村检查,直到凌晨2点多才躺下休息。大年初一,他也没有回家,挨个看望老党员、贫困户,直到正月底才吃上团圆饭。

  正月初二,我见到了赤石桥乡乡长孙晓晔。他告诉我,李飞太忙了,忙得没空陪妻儿唠几句贴心话,忙得顾不上自己的身体。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他还不忘叮嘱我,“帮我请几天假……乡里的工作你先担着……”没想到这假永远销不掉了。

  正月初四,我见到了李飞的妻子刘丽丽。李飞去世后的85天时间里,刘丽丽整天以泪洗面。她红着眼眶,用沙哑的嗓音说:“他在的时候,心里装的都是老百姓。他吃住在单位,回家的日子很少。每次回来最多也就能待上2小时。我真想多跟他说说话!”说着她又揉起了红肿的眼眶。

  一心装着老百姓,李飞生前为全乡引进康乃馨种植项目、联合菇业大棚香菇种植项目、益佳公司生态养殖项目、高标准农田建设项目等养殖、发电多元经济项目。如今的赤石桥乡,草莓熟了,康乃馨开了,香菇丰收了,光伏通电了,216户贫困户全部如期脱贫,农民的腰包鼓了……可是,百姓的好书记再也回不来了。

  像李飞这样的共产党员还有很多。我在李元镇崔庄村见到了付双宏。在他的住处,我发现了11双磨破的运动鞋。他为贫困户操了不少心,走了很多路。

  石人上自然村村民李玉容说:“多亏了付书记,今年俺们家才吃上自来水。”石人上自然村长期以来没有自来水,大家靠肩挑井水生活,很不方便。李元镇崔庄村第一书记付双宏得知情况后,跑遍整个村子,摸清每户的情况。在与水利部门协商的过程中,他更是发挥“一竿子插到底”的精神,为百姓争取到水利改造专项资金。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完成了引水工程,全村都吃上了自来水。

  村民的基本生活需求满足了,户容户貌却令人堪忧。60多岁的徐来喜患有慢性病,一个人住在土房里,生活贫困。刚向村民借了钱对房屋进行改造,却不知从何下手。付双宏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为解决这个问题,他撸起袖子,入户测量、出计划、定方案。忙过头了总是忘记吃饭,一个月下来整个人瘦了近20斤……就这样“晚上想措施,白天到户干”,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仅是徐来喜家,全村所有贫困户家里都焕然一新。“俺们的房屋亮堂堂,心里也敞亮了!”徐来喜拉着我的手说。

  驻村一年来,付双宏跑遍了全村7个村民小组,共204户,506口人,认真写下具体详细的脱贫实地调研笔记。如今,全村23户危房全部完成了改造,所有剩余劳动力全部实现了再就业,村委也与太岳金色豆豆有限公司合作,吸收农户55户种植优质黑豆127.6亩,户均收入1000余元,当地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

  李飞、付双宏,他们只是沁源县16万人脱贫攻坚道路上的典型。除了他们,还有姚壁村党支部书记王采风、官滩乡琵琶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樊金龙、沁源县疾控中心阴瑞芳……他们都是脱贫攻坚道路上的闪光点。

  脱贫之后的理性思考

  沁源县作为省定贫困县的脱贫摘帽,带来的是整个农村产业结构和农民生活全方位的变化,这些变化着实让沁源父老乡亲欣喜。然而,在走访中记者也深切地感受到,脱贫后的沁源县,尤其是大部分农村地区,仍然存在诸多沉疴宿疾,必须保持警惕和思考。

  大年初六,正是年后走亲访友的时候。记者一行人前往赤石桥乡刘家沟村采访。还未进村,路就堵了老远,最后不得不步行进村。说起来,刘家沟村人口并不多,总共100多户人家,但眼前的情况却很像大城市堵车时的场景。不只村里主道上堵,村中大街小巷也堵,堵车的队伍排成了长龙。实在是令人困惑不已,缘何大山深处的乡村也会上演起“肠梗阻”的戏码?

  问了一圈,记者了解到,农村堵车最直接的原因就是车辆猛增。“这些年,年轻人到煤矿打工赚了钱都买车了。”村民刘楚根说。然而,车多了,路修好了,村民的交通意识却跟不上。

  记者看到,刘家沟村的公路本来就狭窄,沿线村民还时常将门口的公路当成自家储物间,把柴火等杂物都往上堆;小汽车、摩托车、电动车没有规划,乱停乱放。

  之后,我们又走进一家农户,村民杨玉兰热情地招待了我们。走进这座新修的“小二楼”,屋内窗明几净,一派小康之家的幸福景象。然而,院子一隅却发出阵阵恶臭。原来是杨玉兰家的茅厕。

  “冬天寒风刺骨蹲不住,夏天苍蝇乱飞蛆乱爬。”儿时条件十分恶劣的农村旱厕,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没想到阔别家乡数十年后,又一次看到了旱厕。

  “以前政府说要把旱厕全改成水厕,我们积极响应,把家里旱厕全改成水厕了,但是全家老小的旧习惯就是改不掉。”杨玉兰告诉记者,“其实,还是水厕用起来方便、干净、卫生。还是应该响应政府号召,把水厕用起来。”

  小厕所,大民生。如今的沁源农村虽然家家户户都吃上了肉,有的还开上了小汽车,但村民的生活习惯却转变得没那么快。脱贫工作,不仅要有“面子”,更要有“里子”。要想由表及里打赢这场脱贫攻坚战,乡村地区的“厕所革命”要进行得更彻底。

  杨玉兰家隔壁是村民们口中的“懒汉张”的家。之所以叫他“懒汉”,是因为这个人不爱干活,靠吃低保过日子。

  刚到老张家门口,一股烟酒气便迎面扑来。记者踏进屋里,就看到这样一副景象:三五个中年村民聚在桌前打麻将,一人面前放着一瓶酒、一包烟、一碗红烧肉。“除了过年,你们平时也这样吗?有没有正式工作?”记者问老张。

  “以前政府也安排过护林员、县城清洁工之类的工作,但待遇不高,每天要走十几公里路,后来我就不干了。就靠政府每个月给的救济金过日子。过年政府会送羊和鸡。”老张借着酒劲儿向记者吐起了“苦水”。

  看着继续打牌的老张,记者不由感慨,现在仍然存在个别“等靠要”的贫困户,他们缺少主动脱贫的动力。这种“精神贫困”更具隐蔽性和传播性,危害更大,脱贫也更艰难。

  记者在刘家沟村逗留了整整一天,在这里看到的种种景象,不禁让记者沉思,贫困群众脱贫后,如何让脱贫成效经得起时间考验,而不再返贫?如何让沁源老百姓实现精神上的彻底脱贫,是摆在沁源县的又一张试卷。(本报记者 郑晋鸣)

 

本网站由长治新闻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090048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区可证: 晋B2——20060016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 编号:14103016